杨勇:吕梁三捷

http://www.balujun.org 2010-03-26 15:43:39 网友评论 0

  1938 年,在日军大举向武汉、广州进逼的同时,华北方面的敌人,也遣兵调将,试图一路由山西凤陵渡南下直取西安,一路由山西军渡至陕西昊堡一线西渡黄河进攻延安,妄想实现其侵占我大西北的罪恶计划。

  北路敌人的先头部队已侵占了军渡― 碳口一线;指挥此次行动的敌108 旅团旅团长山口少将,已亲率其指挥机关进驻离石;同时,敌人在汾阳城内集中了大批弹药、粮株和渡河器材等物资,随时淮备起运。看来敌人就要开始行动了。

  当时,我们115 师343 旅,在陈光、罗荣桓同志率领下,正活跃在吕梁山区。总部指示我们:坚决拖住敌人,保卫延安,巩固晋西北根据地。

  按照任务区分,我们686 团随即进至份(阳)离(石)公路东段,伺机打击敌人。连日来,隆隆的炮声频频自西北传来,军渡、磕口的敌人正与我守卫河防的部队隔河炮战,汾离公路上,整日烟尘滚滚,日军的运输车辆嘟嘟地嚎叫着,来往不断。我部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把“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和“不许鬼子渡黄河!”的口号喊得震天响。 一些干部急切地要求快下手。但是,怎样下手呢?曾吃过我军游击战不少苦头的敌人,这次表现得特别小心和狡猾,行动前就在公路两侧到处设据点、筑碉堡,而在运输时,又前有尖兵开道,后有部队掩护,使我难有可乘之隙。

  一天,我带着各营的千部又出去观察地形。夭刚麻麻亮,我们便登上了薛公岭,隐蔽在半人高的篙丛中向公路了望。只见薛公岭四周峰峦重叠,沟壑交错,汾离公路顺着山势,由东婉蜒而来。公路在薛公岭下爬过一段陡坡之后,便进人凹地。凹地一带并排平列着4 条山沟,每条沟里都长满了齐腰深的茅草和杂乱的灌术。我们正看得出神,1 个跑得气喘嘘嘘的侦察员送来师部的1 份紧急命令:敌人20 辆满载弹药和渡河器材的汽车,将在两天后从汾阳起运,上级要我们相机截击。大家知道了这个情况,指着那段凹地异口同声地说:“团长,这儿就是个好战场,就在这儿干吧。 "

  同志们一个个劲头都挺大,唯有刘善福坐在一旁没有搭腔。他是我们派出的侦察队队长,l 个多星期前就来到了薛公岭,情况最熟,为什么他不说话呢?“刘善福,你看怎么样?”我指名问他。

  “好是好,就是那个碉堡讨厌”他指着对面1 个山包上的碉堡给我看。原来敌人对这段凹地也十分警惕,在对面的制高点上专门修了l 座高大的碉堡。每当敌人运输车队到来时,总是先派巡逻队搜索一下山沟,然后控制碉堡,掩护汽车通过。如此说来,这倒真是个十分讨厌的事!

  怎么办呢?大家围绕这个间题议论起来。有人说于脆提前拔掉碉堡,但很快就被大家否定了,因为那样会“打草惊蛇”。又有人提议,在沟里埋伏部队的同时,也在碉堡后边的山凹里埋伏1 个排,打碉堡和打汽车一齐开始,让敌人两头招架,不能相互支援。这样做一般是有把握的,只是地形对我不利,打起仗来伤亡怕不会小。尤其讨厌的是,碉堡背后的山凹不大,1 排人隐蔽起来很容易暴露。讨论来讨论去仍没个结果。这时,一直低着头在一块石头上画来画去的迫击炮连连长吴嘉德同志,满有把握地冲着我说:“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保证3 炮消灭碉堡。.原来他已经在那里作了观察和计算。

  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大家都很高兴。

  9 月L4 日清晨,浓雾渐渐散去,金黄色的朝霞映照着苍藉的群峰,吕梁山显得分外雄伟。我和政治处主任曾思玉同志站在薛公岭南山一棵高大的核桃树下,用望远镜观察。只见山下的公路静静地躺在那里,公路两旁,漫山满沟的篙草,随着晨风摆动。山谷的早晨是如此宁静。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兴奋的驱走了连夜行军所带给我的疲劳。曾思玉同志打破沉寂,笑着说:“战士们隐蔽得很好,这才叫磨道里等驴― 没跑! "

  7 点多钟,活动在汾阳城附近的侦察员通过各村情报站送来了报告:敌人的汽车己经出城了。

  两小时之后,汽车队到达了薛公岭前不远的王家池,在那里加了水,添了油,半小时后才又上路。据守王家池的敌人,派出了l 队巡逻兵在前边开道,掩护汽车通过薛公岭。行至东山脚下,汽车都暂时灭了火,巡逻队继续搜索。我们正在山上仔细观察,忽然看见薛公岭东山顶上露出了钢盔和刺刀的白光。敌人持枪哈腰,成战斗队形沿公路缓缓前进,还煞有介事地走走、停停,停停、打打。待进至4 条山沟附近时,一面虚张声势地咋呼着,一边用机枪、步枪四处盲目射击。也许因为他们近日来一直未在此地发现过什么情况的缘故吧,很快搜索完毕之后,便稀稀拉拉地朝碉堡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哇啦哇啦,地扯起嗓门唱歌。“叭!叭!”两发信号弹升上天空。这是敌人向隔山等候的汽车队宜布:已经没有间题,可以通过了。

  轰轰隆隆的马达声由远而近,转眼间满载着敌兵和军用物资的20 辆汽车,便一辆接一辆地开了过来,进入我们的伏击圈。

  我向炮兵连长吴嘉德发出的开炮口令刚一脱口,只听“轰”的一声,第1 发炮弹已炸了。不偏不歪,恰好落在那个碉堡跟前。曾思玉同志禁不住说:“好!打得好l ”紧接着又是两炮,也打中了,那个大碉堡里边的敌人差不多一起报销了。随着第l 发炮弹的爆炸声,战士们端着枪,挺着刺刀,神兵天降似地从几条山沟里冲了出来。没等押车的敌人弄清是怎么回事,成排的手榴弹就摔上了汽车,战斗一开始就在短距离内白热化了。

  狭窄的路面上,着了火的汽车“呜 … 呜… … ”地挣扎着、相互拚撞着。车上的敌兵,有的跳下车与我搏斗,有的趴在车厢里射击。他们还企图顽抗,但这已经无济于事。战斗不到1小时,200 多敌人除3 名投降外,全部就歼了。王家池据点的敌人虽近在咫尺,但一时还糊里糊涂,摸不到头脑。他们打电话向汾阳报告,电话线早已被截断了多出兵增援,又恐自身难保,只好架起钢炮向薛公岭的群山盲目轰击,一直打到半夜。

  第2 天,驻汾阳的敌人才出动了1 个联队,外加上千的伪军,到薛公岭拉走了5 车敌尸。

  汾离公路上,一连几天不见敌人的汽车,远在黄河边上的敌人,因为得不到后方支援,粮袜和弹药都发生了恐慌。他们出来抢粮,又到处遭受游击队的袭击。末了,敌山口少将只好命令部下杀马吃肉,固守待援。

责任编辑: 渔舟唱晚
  • 验证码:

馆史摄影

荣誉集锦

中国最具吸引力的地方 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 党外代表人士 统一战线干部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文化遗产日活动组织奖先进集体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第七届(2005—2006年度)全国博物馆陈列展览精品评选最高奖项—特别奖。 中国旅游优秀目的地 文物安全保卫工作先进集体 中华红色旅游名牌纪念馆 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

本馆纪事
机构沿革

·领导机构暨工作人员名录(2012)
馆长兼党支部书记:张少鲲
·领导机构暨工作人员名录(2002)
馆长兼党支部书记:魏国英
·领导机构暨工作人员名录(1988)
馆长:王留大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筹建处(1986)
领导组:刘成书 王留大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筹建处(1984)
分管领导:闫世成 李补安(后)

联系我们

电话:0355-6437583

传真:0355-6438666

邮箱:bljl-001@163.com

QQ:1500479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