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叶成焕

http://www.balujun.org 2010-04-05 14:58:28 网友评论 0

  1988年,八路军纪念馆刚开馆没几天,我们就接待了一位特殊的观众。这是一位年已七旬的老八路,他一走进展厅,便急切地呼唤着:"叶团长,我来看你来啦!我的团长在哪儿?同志们,请帮我找找叶团长吧!"老人嘶哑的声音,悲泣的泪水,使在场的观众和工作人员无不为之动容。那天负责接待任务的刚好是我,我闻声走过去搀扶着老人边走边看,当我把他带到叶成焕遗像前时,这位老八路用颤微微的手,摸着团长的照片,泣不成声地向我讲述了这位年仅25岁的烈士牺牲时的情景。

  叶成焕出身于河南光山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参加红军。他凭着对革命的无限忠诚,刻苦学习,不断进取,由一名普通战士逐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军事指挥员。是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麾下一名年轻有为的战将,也是陈赓旅长的得力助手。"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百战百胜"这是全师上下对"七七二团"的高度赞誉,也体现了战士们对叶成焕团长的无比爱戴。

  1938年春,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在遭受我一二九师神头岭、响堂铺等战斗的打击后,穷凶极恶的日寇纠集三万兵力分九路向太行区进行围剿。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滔天罪行令人发指。

  敌人的凶残摧不垮我抗日军民的意志,更加激起我八路军全体将士保卫太行,捍卫民族尊严的复仇火焰。4月14日七七二团接到命令,要求尽快向太行山武乡一带集结,于是全团指战员以一夜百里的速度到达前线。战前叶成焕团长正患着肺病,多次吐血,陈赓旅长对他的病情非常关切,劝他说:"成焕啊,你病成这样子,这次战斗就不要参加了,现在就派人送你到后方治病去。"叶成焕一听急了,执着地说:"没事,我已经习惯了,还是让我打了这一仗再说吧!"陈赓旅长见他态度坚决,只好由他去了。战士们得知叶团长带病指挥作战,更加鼓舞了他们的斗志。

  4月15日,侵入武乡的敌精锐部队一○八师团,对县城的残酷烧杀后,弃城沿浊漳河东窜,刘伯承师长当即命令七七二团和七七一团沿浊漳河两岸山地实施平行追击。16日晨武乡长乐滩附近的山路上车尘滚滚,人喊马嘶,全副武装的日军辎重部队正旁若无人地向东行进。看到敌人已基本进入包围圈,叶团长果断地摇响了师部的电话:"师长,下命令吧,不然到口的肥肉就跑了。""好,打吧!"对面传来刘师长的回话。听到命令,二团所有的武器立即开火,顷刻间,机枪、炮弹、手榴弹急风暴雨般飞向敌群,战士们的喊杀声,刺刀碰撞声震天动地。战斗进行到下午5时,山崖被炮火烧红了,长乐滩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敌人丢下的武器辎重堆积如山。"痛快!太痛快了!"叶成焕团长望着眼前的情景,脸上露出少有的微笑。这时通讯员报告:"团长,师长来电话,3000多敌兵赶来增援,命令我团立即撤离战斗"。"什么?你再说一遍!"似乎没有听清通讯员的报告,叶成焕又大声地问。军令如山,撤离战斗是必须执行了。

  敌人的援兵已一步一步地逼近了,叶团长看见战场上到处是敌人的枪支弹药,想到这批武器能装备我们多少兵力啊!他却忘记了生死,仍站在山坡上,用望远镜观察着敌人的动态,考虑有没有可能消灭来援之敌,尽快打扫战场夺取武器。

  "团长,危险,赶快撤吧!"通讯员提醒他。

  "团长,跟我们一块走吧!"走在队伍最后的八连连长尤太忠也过来说。

  "你们先走,我随后就下去"他仍然站着没有动。

  "不好了!团长负伤了!"就在8连刚走出没多远,突然听到通讯员大声地喊。当战士们折回身子的时候,叶团长已倒在了血泊中,敌人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

  特务连的战士们抬着叶成焕急速向山下撤退,一路上血迹斑斑,他的神智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哎,队伍,队伍呢?"这是大家听到他唯一的一句话,也是他临终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由于出血过多,叶团长被抬到榆社郝壁村的第二天就牺牲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刘伯承师长得到叶团长牺牲的消息后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七七二团。他一看到平躺在担架上叶成焕,颤抖着俯下身子用力将他抱在怀里,连声呼唤:"成焕哪,成焕!"悲痛的泪水洒在叶团长苍白的面颊上。刘师长失去了他的爱将,战士们失去了他们敬爱的团长,中华民族失去了一个好儿子。他牺牲的太早了,我们还须有更多的工作需要他去做,有更重要的事业需要他去担负。而现在这一切都已迟了,面对着苍茫的太行群峰,如血的残阳,叶成焕同志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他为太行大地洒下了最后一滴血,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38年4月18日,八路军一二九师全体将士在榆社云簇村召开了叶成焕同志的追悼会。刘伯承师长致悼词,他悲痛地说:"叶成焕等烈士的死重于泰山,是光荣的死、永垂不朽的死,……"刘师长拿起铁锹,铲起第一锹土,将叶成焕同志的遗体安葬在太行山上。

  送走老八路,我心中久久难以平静,好长时间仍然沉浸在老人那娓娓的讲述中,半个世纪过去了,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千里迢迢地赶来,为的是什么?再过半个世纪还有人会记得叶成焕吗?

  太行山高高不过英雄的业绩,漳河水流流不尽人民对英雄的怀念。今天当我们站在八路军抗战的丰碑下,流连于壮丽的太行山水间,仿佛仍能听到抗战时期那隆隆的炮声,仍能看到一位年轻而富有朝气的八路军将士的身影--叶成焕将军在茵茵绿草和点点山花中正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 验证码:

资讯图片

参观指南

  • 开馆时间:8:00—17:00
  • 八路军纪念馆景区示意图
  • 八路军纪念馆旅游服务中心
  • 八路军纪念馆周边旅游交通
  • 武乡县红色旅游推荐路线
  • 汽车/航空/铁路客运时刻表

景区导览

魏国英

    八路军纪念馆馆长,书记,研究员。一九五一年

魏国英

    八路军纪念馆馆长,书记,研究员。一九五一年

魏国英

    八路军纪念馆馆长,书记,研究员。一九五一年

魏国英

    八路军纪念馆馆长,书记,研究员。一九五一年

魏国英

    八路军纪念馆馆长,书记,研究员。一九五一年

论坛热帖

红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