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武:试论文物的价值

http://www.balujun.org 2011-12-09 13:22:51 网友评论 0

  关于文物的价值,专家学者已经有很多论述,人们在实际生活中也有很多感触,应该说在全社会已形成相当程度的共识,即:文物是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历史遗存。从理论上讲,论断没错。但社会在发展,生活在翻新,对文物究竟具有什么样的价值这样一个问题,似乎也有了再探讨的必要。因为,文物是人类文明在传承中积淀的精华,是民族和国家文化的基因,是民族和国家记忆的实证,是民族和国家身份的名片,是民族和国家特色的彰显。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文物与社会生活的关系越来越在走近。这是大趋势,也是好景象。但其中也还有一些值得重视的现象。比如,近年来一个被不少媒体炒作的热点就是鉴宝。各类鉴宝节目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鉴定过程中专家们虽然也对所鉴定的宝物做一些历史的、艺术的点评,但最终还是落脚在货币价值上,即值多少钱。再比如,前些年对大多数人而言还显陌生的拍卖,如今也是红遍大江南北,然而槌起槌落、台上台下,激动的中心还几乎是币值。还比如,随着以文物景点为内核的文化旅游不断升温,各级政府和一些商界精英,也越来越重视起了文化遗产地的开发和利用,这是好事。但开发利用的指向有时又显得太功利了点,仅仅用“赚不赚钱、能不能吸引来游客”一把尺子去衡量,追逐的依然是货币。

  如果看一件文物的价值仅仅在于值多少钱,看一个文物景点的价值主要是在于能吸引来多少游客,久而久之,就会影响到对文物价值的认识,不仅不利于我们以健全的心态与积极的行动来保护、管理、利用文物,而且还会滋生和引发赝品泛滥、盗贼四起、走私猖獗等社会问题,甚至可能侵蚀文明和社会的根基。因此,文物的价值究竟体现在哪些方面,仍是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联系实际生活,似乎可以这样说,就整体而言,文物肯定有货币、旅游、投资等价值。但更重要的,人类历史、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都会通过文物来贮存信息,展示特色;反过来,文物因其所贮存和携带着人类历史创造的结晶和信息,而具有全方位的社会价值。从文明的形态上看,文明可分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从价值形态上看,文物也就相应地蕴含着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价值。

  经济价值

  文物的经济价值当然包括货币价值,但更重要的是文物所贮存和携带着的各个历史时期人类应对自然、组织生产、交换与分配的智慧和信息。文物是一种特殊的资源,她具有的独特魅力既可以因其价值连城而闻名于世,也可以因其精美绝伦而让人流连忘返,更可以因其贮存和携带着的先人的经济智慧和经济信息,让人类不断地获惠受益。

  文物是在历史长河中穿过时空而遗留下来的幸存者,是历史上的经济形态、经济体制、经济机制的真实见证。举例来说:生产工具一般是作为判断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相当长时间内,西方学者一直认为手斧最早出现在非洲,中国等东亚地区就被划在没有手斧的“砍砸器”文化圈内,由此断言东亚旧石器时代经济文化落后于地中海和非洲。后来的考古发现证明,在我国旧石器时代人类使用过的石斧,远远早于欧洲手斧的使用时期,也就纠正了西方学者的定论。再比如,发现于陕西咸阳等地的秦诏版,上刻秦始皇二十六年统一度量衡诏书,作为秦王嬴政统一六国后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变革经济制度的实物例证,确证了秦始皇统一度量衡制度的历史贡献。还比如,山西平遥日升昌票号,作为我国历史上一家专营银两汇兑和存放款业务的金融机构,鲜活而真实地折射了清朝中后期复杂的社会背景下经济形态所发生的重大变革。尤其是日升昌票号所执著地坚持着的经营理念,至今还闪烁着智慧的光亮。

  政治价值

  文物的政治价值涉及面很广,比如政治体制、政治沿革的脉络;民族交融、宗教演变的史实;领土领海、疆域王权的实证等等。不少文物由于其作为直至今日所能见到的很少的、甚至唯一的携带准确而真实的重大史实信息的历史遗存,而具有无法估量的政治价值。

  我国现存的长安、洛阳等古代都城遗址,大明宫等古代宫殿遗址,以及故宫、直隶总督府、霍州署衙、平遥县衙等旧址,较为完整地勾勒出了不同历史时期的行政网络体系。湖北云梦睡虎地发现的战国秦简,包括官吏任免、徭役征发、军爵赏赐以及大量法律文书,较为清晰地展示出那个时代的政治运行状况。在西藏地区保存的元明以来中央政府敕封西藏地方官员的封诰、诏敕、印鉴、金册,以及清代认定达赖、班禅等藏传佛教大活佛转世灵童的金贲巴瓶和签牌,历代西藏地方政权及首领上呈中央的奏折、文件、信函等文物,毋庸置疑地证明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历史事实。多年来,特别是近年来水下文物的考证,不仅展示了中华民族丰富的历史文化,更为重要的是充分宣示了中国的神圣的海洋主权。

  文化价值

  文物是文化,是历史,是活化石,向人们揭示着人类从洪荒走向文明的足迹,展示了每一个社会发展阶段生产、生活、娱乐、信仰的特色。因此,文物的文化价值可以从文化的各个层面体现出来,其最主要的有:

  一是器物。文化的第一层面是器物。用一个不太确切的比喻,可称之为要素层面。无论是可移动文物,还是不可移动文物,绝大多数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她的形制,直观地展示出当时的文明印记。比如元代青花瓷器、明代永乐和宣德时期的鎏金佛像、明晚期的黄花梨木家具、清代的宫廷玉器等器物,都以其精美的造型反映了当时的文化。

  二是秩序。文化的第二层面是秩序,也可称之为结构层面。文化的要素是点和结,文化的秩序是脉和络。文物不仅以实物的形制揭示出各个历史时代文化的组成要素,而且以文字、图示、碑刻、造型等形式再现了各个历史时期文化的运行秩序。比如,山西出土的《侯马盟书》,内容涉及盟誓、财产、买卖、占卜等,具体而详实地见证了先秦时期晋国社会秩序。

  三是艺术和宗教。文化的第三层面是艺术和宗教,也可称之为内容层面。艺术和宗教是人类在有限的时空中超越有限、企盼和通达无限的途径与桥梁。文物几乎都是艺术的结晶,无论是建筑还是壁画、彩塑等等,都反映了人类在不同时代对真、善、美的歌颂,对假、丑、恶的鞭笞。相当多的文物景点就是寺庙道观,还有不少具有宗教意义的文化遗存,比如皇家的天坛、地坛,民间的土地庙、城隍庙等等。所有这些遗存,再加上各式各样的祈福呈祥的器物,折射出的是人们的宗教情感和精神寄托。

  四是价值。文化的第四层面是价值,也可称之为核心层面。价值指的是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即精神支柱、主心骨。中国文物的价值,最值得重视的是作为中华文明核心价值的承载和传承,使中国人的精、气、神代代相传、发扬光大、与时俱进。我们的敬畏、神圣、崇高、不朽的脉络相当大地程度上得之于文物的记载、传承和彰显。反过来,敬重文物就是敬重我们的祖先、敬重我们的历史、敬重我们的文化和敬重我们的精、气、神。

  社会价值

  文物的社会价值涉及面很广,包括生、老、病、死,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结合、婚姻以及民俗民情、礼仪节庆等等。这是人们在一定时间和空间内形成的相对固定的生活方式。磁山遗址、河姆渡遗址出土的粟子、稻谷等大量粮食堆积,大批石磨盘和石磨棒等粮食加工工具,以及狗、猪、鸡等家畜家禽骨骼,就真实地反映了我国原始社会形态里人们的生存方式。永乐宫纯阳殿《纯阳帝君神游显化之图》画中满绘宫廷、殿宇、庐舍、茶肆、酒楼、村塾、医馆、舟车、田野、山川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物,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是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繁峙岩山寺的壁画《酒楼市井图》,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演绎的多种场景和民间习俗,如同一幅浩繁卷轴展现了宋金时期社会生活的世象百态。洪洞广胜寺的戏剧壁画,从散乐班登台表演的场面里,可以看到齐全的生旦净末丑行当和服装、道具、乐队、布景等当时成熟的戏曲艺术和繁荣的演出景象。

  生态价值

  人类社会本身就是自然界演化出来的,而且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自然。人类文明在她演化过程中创造了不少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思考和范例。中国哲学推崇的“天人合一”的境界,特别是老庄哲学中关于天与人浑然一体的描述,至今启迪着我们。中国古代的历史文化遗存中,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范例不少。如著名的中国古代水利工程都江堰和大运河。都江堰是战国时期秦国蜀郡太守李冰负责修建并使用至今的大型水利工程,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工程,被誉为“世界水利文化的鼻祖”。流淌了1000多年的大运河,穿越我国南北两个最富活力的经济带和经济圈,至今仍在航运、排洪、灌溉、输水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保持着旺盛的活力。

  总之,文物是神圣的,是需要给予充分尊重的;许多文物是唯一的,是需要千方百计给予保护的;文物的价值是多方面的,是需要以更加全面、平和的心态去品评的;文物是携带着历史文化信息和智慧的,是需要凝神静气地去研读的;文物及文物景点是极具魅力的,是需要合理开发和永续利用的。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确定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奋斗目标,并且明确指出:“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又是先进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发展者。”省第十次党代会再一次吹响了建设中部地区经济强省和文化强省的进军号,并且提出要形成与文化资源大省地位相匹配的文化优势,做好做活山西“地上”这篇灿烂的大文章。作为文物工作者,担当起时代赋予的责任,是使命,也是光荣。(作者为山西省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

  • 验证码:

馆史摄影

荣誉集锦

中国最具吸引力的地方 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 党外代表人士 统一战线干部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文化遗产日活动组织奖先进集体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第七届(2005—2006年度)全国博物馆陈列展览精品评选最高奖项—特别奖。 中国旅游优秀目的地 文物安全保卫工作先进集体 中华红色旅游名牌纪念馆 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

本馆纪事
机构沿革

·领导机构暨工作人员名录(2012)
馆长兼党支部书记:张少鲲
·领导机构暨工作人员名录(2002)
馆长兼党支部书记:魏国英
·领导机构暨工作人员名录(1988)
馆长:王留大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筹建处(1986)
领导组:刘成书 王留大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筹建处(1984)
分管领导:闫世成 李补安(后)

联系我们

电话:0355-6437583

传真:0355-6438666

邮箱:bljl-001@163.com

QQ:1500479491